霍好霍 中秋

城市是没有夜晚的,永远有霓虹闪烁,那些寂寞的人在这个如昼的黑夜无处藏身。


霍道夫站在阳台上,出神得看着楼下的街,路上是来往不歇的车流,车灯闪烁,因为堵车而不时响起车鸣,现在还在路上的人不知道是正在赶回家去,又或者是为了明天的工作已经从团圆的家里匆匆离开。霍道夫抿了一口红酒,似乎比往日显得涩些。

滋滋,手机震动的声音。霍道夫回头看了看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手机已经安静了,大概是别人发来的祝福信息,霍道夫没有兴趣,又恢复了依靠在栏杆的姿势。没隔几分钟,手机又震动了几次,霍道夫没理,他想不通那些人为什么如此热衷于发送这些十有八九都是互相抄袭的老套祝福。这么想着,霍道夫不知忽然想...

  57 5

霍好霍 夜渐深

霍道夫在公寓大厅捡到杨好的时候,公寓的保安正围着杨好试图把他劝走。

这个莫名其妙闯进来又赖着不走的男人身上有伤,脸上还在流血,看起来实在不像好招惹的,保安的动作不敢太过粗暴,既担心惹了硬骨头,又怕被碰瓷,这毕竟是连路边老太太都不敢随便扶的社会。

透过大厅的落地窗,外面的夜色已经渐浓,杨好感觉有点头疼,还总晕晕乎乎的,偏还有几个吵人的家伙一直在他旁边嚷嚷,就像苍蝇嗡嗡嗡得绕在耳边。

“你们安静点!”

“先生,您等人的话我们可以帮您联系,如果没事的话,麻烦您先走吧,已经快10点了,您这样会影响我们的住户的。

“我自己会等。”

“先生,您等谁,我们可以打电话帮您看看他在不在家啊,您看你在...

  86 3

霍好    猎物4



  95 11

霍好 猎物3

“老板,杨好来了。”


杨好很准时,他到的时候,霍道夫正泡好茶,房间里有很淡的茶香。


“霍先生”杨好看起来有点紧张。


“你找我有事吗?”霍道夫抿了口茶。


“我想跟着你”


霍道夫看着杨好,打量着,杨好不敢和他对视,只收敛些目光垂下了眼。霍道夫边看着杨好身上颜色艳丽可笑的运动服,边慢慢靠近他,杨好的睫毛很长,颤颤巍巍的,鼻梁很挺,嘴巴紧紧抿着,嘴角有些泛白,咽喉在不自觉得吞咽着唾液,喉结一动一动。“跟着我?”霍道夫侧了头,两个人的脸靠的很近,杨好甚至听到了他唇边溢出的一声轻笑。


“霍先生,我想跟着你。我想变强。”杨好攥紧了拳头,终于抬眼直视霍道...

  46 4

霍好 猎物2

就像霍道夫曾告诉杨好的一样,他从小父母双亡,一个人偷渡到外国讨生活,一面是文质彬彬西装革履,一面是舔着刀尖心狠手辣,对他来说,没有人可以相信,只有握在手上的利益才是最真实的。他没有亲人,也无需朋友,他有自己的就够了。


回国的时候,霍道夫一心想着把锦上珠拿在自己手里,至于霍家其他人,不过是陌路罢了,一个霍字有什么要紧的。


至于杨好,彼时不过是他捏在手上的一颗棋子。


霍道夫做事从来都是思虑周密,所有的意外他都尽力避免,所以在接近杨好之前,杨好生平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早都成了轻飘飘的几张纸放在他的面前。父母双亡,跟奶奶相依为命,敲诈学生,就是个小流氓,却偏要和吴邪的小家伙搅和在一起讲...

  66 3

霍好 猎物1

屋子里没有开灯,黑漆漆的,没有声响,只有窗外下雨的声音,偶尔会有闪电的光透过玻璃照进来。


杨好缩在客厅的墙角,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和呼呼的风声,双手环着膝盖,背靠在墙上,很落寞的样子。

杨好平日里都是一副嚣张模样,和现在的他实在不像一个人,要是被人看了去,估计是要被人笑掉大牙的,杨好的"好哥"大概也是做不下去了的。

不过没关系,杨好知道,自己这副样子只有一个人会看到。



杨好就这么呆坐着,脑子里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在循环。

黑暗里的时间过去的无知无觉,杨好忽然觉得有点胃疼,伸手按了按肚子,“不争气”,嘴里嘀咕了声,想着今天好像只有中午胡乱的吃了点方便面,...

  128 7

灵岳 你好

桌子上胡乱摊着些五线谱,笔记凌乱,有些已经被揉成了团扔在墙角的垃圾桶里。边上的手机一直坚持不懈得震动,发出滋滋的声音,可惜始终无人来接,只是弄得本来就半悬空中的纸都飘落在地。
桌子旁边是张床。床上的人把被子都卷在自己身上,头也缩在被子里,只露出点乱糟糟的头发,大概还在做梦。
“啪”一声响,那人从梦里惊醒,下意识把盖在脑袋上的被子一折,露出了自己的脸。眼睛瞪得溜圆,却没神,只是茫然得盯着天花板。
“滋滋滋”手机已经震落在地,却还不依不饶,没完全清醒的人,够出手在地上摸索着去找手机。
“岳明辉!!”接通电话,对方中气十足的声音穿透了听筒,震得岳明辉把手机从耳朵边拿来,侧过头看了眼号码,余光还瞟见了屏幕顶上...

  117 5

灵岳 兄友弟恭(后续)

  179 11

灵岳 兄友弟恭

李英超从小就长得跟个洋娃娃似的,眼睛眨巴眨巴,看着就招人疼。
进公司的时候,李英超还只有16,三个哥哥看着他,就是个半大的孩子,但凡有什么事儿都是依着他,真当亲弟弟宠着。

夏天的夜里,窗外知了叫个不停,为了省电费房间里没开空调,外面的风吹进来带着热意,就靠着把电扇哗哗扇着。
岳明辉睡觉不爱穿衣服,更别说这大夏天的晚上,能穿着条短裤已经是极限了,就这还是为了能睡觉的时候敞着门。
岳明辉睡得迷迷糊糊的,就觉着自个儿越睡越热,半梦半醒间摸到自己旁边有个人,心里一个激灵,“什么鬼!?”吓得整个人都清醒了。
没来得及起来开灯,明晃晃的月光透着窗户打进来,岳明辉大概看清了床上这多出来的人是谁。
李英超睁大了眼睛,看着...

  186 8

毕侃 傀儡(下)

(九)
900个替身偶,在第889天的时候终于做好。每个人偶背后都刻着李希侃得生辰八字,毕雯珺盼着书上说的都是真的,那命中死劫能让这些偶都替了去。
偶做好了,毕雯珺不知是不是因为日日要取心头血的缘故,身体也是愈加虚,稍感风寒就会咳嗽,也更加怕冷。连刻刀拿着手上,也不大使得上劲,索性慢慢得连一月三偶的单子也不大接了。
看着满屋子的人偶,毕雯珺只一心等着快些到900天,可又盼着日子过得慢些,他是想都不敢想那万一的,万一万一书上的方子不灵,他可怎么办?
等了又等,不过是抱着那点念想,要是都破灭了,毕雯珺怕是再难撑下去,他想若是醒不过来,抱着希侃,一把大火连着这些偶一起烧了也干净。

“文珺哥哥”毕雯珺好像听到有...

  59 3

© 源源不断 | Powered by LOFTER